<rp id="l4u7k"><acronym id="l4u7k"><u id="l4u7k"></u></acronym></rp>
<span id="l4u7k"></span>
  • <tbody id="l4u7k"><p id="l4u7k"></p></tbody>

    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伟大年代的金碧浮雕 ——《荒墟与虹》后记

    2019-01-07 21:35:09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口 蒋 涌

    《荒墟与虹》是一壁背景幽远、意境高旷的金碧浮雕,它是一锤一凿地精雕细琢的劳作成果,是献给一个除旧布新、继往开来的伟大年代的至诚礼物。

    我开笔之前,对几个素心文友提及准备写一部关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长篇小说,他们颇有兴致地抱以期待,鼓励我说它是个冷门,也是个好选题。就我而言,别人说什么都无关紧要,关键是我对这个年段结下了特殊感情,留有难忘印象,不写不快。

    这部小说的主旨是怎样的境象?荒墟,暗喻历经十年动乱后城郭和村落百废待兴的窘境;虹,象征着未来的希望,象征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人们眼中可遥望亦可抵达的光明前景。二者之间,或许还显现出一条雪白刺目的零度线,也就是崭新的起跑线,昭示着极富前景的追求征程,它处于具有必然性的进行式。与此相关,八十年代留下什么珍贵记忆呢?那时,人们驱散了心灵上的阴影,整个社会太平安宁,政治清明,理想主义、集体主义、浪漫主义俱是异彩绮丽的流行色,艰苦奋斗、勤俭建国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占据主流,民风古朴纯正,人们的精神面貌蓬勃向上,谁都相信祖国有美好未来,个人有光明前程。但是,在人们的眼里和心上,一条作为代际标识的时间线需要前移,它以顺应民心的社会大变革的发轫点为零度碑,已习惯把八十年代的起点延伸至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1977年恢复高考、1978年末召开党的十一届三中会,尔后相继出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平反历史上积压的大批冤假错案等具有标志性的重大事件。

    在那段难忘的岁月里,中国共产党以极大的政治勇气、战略胆魄、宏阔胸襟和卓越远见,敢于正视现实、坚持真理、纠正错误,带领全国人民踏上了一条改革开放的人间正道?;仨歉鑫按竽甏?,一幕幕场景依旧令人心弦激荡:那时人们会天不亮就起床赶到新华书店门前去排队买新书,那时放映过一场电影它的主题曲会迅速流传开来,那时学雷锋做好事是大家的自觉行动,那时人们对损公肥私、以权谋私嫉恶如仇,那时人们对新生事物不仅宽容而且憧憬,那时大家为辨识疑难热烈讨论弄得面红耳赤却不怕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那时尊重知识、爱惜人才的英明政策推动了全民努力学习奔向现代化的求知热潮。坦诚而言,那时组织上选才用人坚持德才至上,重素质,讲原则,无数没有任何背景的基层人才,每每本人毫不知情却被伯乐相中,不用玩“花样”、耍“手段”、搞“运作”、抬“后台”;那时副食品供应还按计划分配,逢年过节机关单位考虑职工福利批量购回烟、酒、茶、水果、肉食等副食品,无论是建国以前就参加革命工作的老领导,还是才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人,一律采取扒堆、抓阄方式来分配,没有一个领导干部搞个人特殊,这在如今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那一个伟大年代,真如一场风雨过后的晴朗天空升起的美丽彩虹,她不是悬在天边,而是永远闪亮在每一个热血潮汐的人们的心灵中和脑海里。

    2017年秋,在四川省散文学会举办泸州专题会议期间,我与已故的知名作家伍松乔、其时在任自贡市作协主席李华结伴到长江岸畔散步,伍松乔恳切地点拨我:“你观察能力那么敏锐,阅历又那么丰富,不写小说可惜了!”我告诉他,一批喜欢我的文字的朋友建议我写长篇小说《穿云鸟》的续集,我则想写姊妹篇,写八十年代,七十年代已写过了,算不是续集的续集。至于这部小说写得好不好,能不能出版,我都不在乎,想写而已。他鼓励我,你没有名利负担,带着这种心态写,恰恰容易写好。经伍松乔添一把火,返回自贡我便在一年多时间内的把主要精力放在制作小说上,在此提及这个插曲,旨在表达自己对这位人品高洁、作品高端的优秀作家的感激之情。

    《荒墟与虹》的书写风格,有些接近知名作家阎真那部曾获《当代》年度文学大奖的长篇小说《沧浪之水》,但是,笔者绝不是追随,更不是模仿,因为任何一个作者的书写都与其知识结构、人生阅历和行文个性密切相关,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手法,彼此存在差异,只有一点相同或相通,那就是皆属纯文学作品,皆着意着力真实再现社会场景、现实生活和时代波澜。显然,与此相悖的作品,经不起时间考验,不足流传于世。

    八十年代,是一个思想激荡、观念冲撞、新生事物不断涌现的变革年代?!痘男嬗牒纭芬阅洗ǖ厍母锟抛魑适碌谋尘?,以年轻干部匡望平的生活轨迹为主线,着力刻画的新四军老战士、地委机关离休干部蔡华,县委书记黄河清,组织部长姜德华,区委书记刘向前,公社书记彭大贵、郭同力,基层干部卓家文,新华社记者傅旦,远征军老兵寸草,饱经忧患的画家李国英,大学生姜小白等各具个性的社会各阶层的人物形象,以大时代的纵深、大命运的浮沉、生动的情节、鲜活的形象,去异彩纷呈地客观叙述和深度透视城乡改革的必要性,以及历史逻辑的必然性,笔墨酣畅的字行间萦绕着真诚拥戴恩泽苍生的惠民政策的心弦鸣响,对迎难而上的社会脊梁则投以无须用言语表达的赞叹目光。这部小说,不乏大开大阖的场景,草蛇灰线的谋局,始料不及的悬念,以娓娓道来写实笔调轮番展示所处地位或高或低的各式各样的社会角色,在读者面前回望式地演绎了一段既应接不暇又令人荡气回肠的时代进程,章节中一簇簇呼啸炫目的岁月浪花挟带着追逐未来的渴望和浓郁的生活气息腾跃升空,触石拍岸,激越绽放。

    《荒墟与虹》中,我忠实于生活,客观冷峻地再现了明与暗的转换,真与假的交错,善与恶的较量,美与丑的对照,但是,百分九十以上的人物皆堪称“好人”,皆能给人留下熟悉而亲切的深刻印象。细观小说中的众多人物,不难看出他们疲于奔波的足迹与社会发展的辙痕频频恰巧重叠,个人的荣辱与国运的兴衰时时紧系一起,因此,他们的生存史、奋斗史足以编入当代史的子目,他们不知不觉地扮演了一个伟大时代的见证者和代言人。我从那一道道一度沉浸其中的故事情节里走出来,亦与书中的人物一视同仁地获得一次重生,颇有几分眷恋不舍的依惜,热泪盈眶的感动,因为,它如同竖起了那一段峥嵘岁月的纪念碑,满纸风云亦是满纸风光,亦是一份追逐未来的心室牵念!

    澳门赌博官网